有关老街的唯美心情句子 描写老巷子的精美语句

老巷子里的风,永远不急不缓地吹着,高高的围墙,雕花的屋檐,岁月和风雨磨损了当年的风光,巷子里的老房子保存着历史的痕迹,却坐落在被遗忘的路
口。老人坐在门槛上聊天,那些属于她们的故事,是尘封的美酒,随着一年一年老去的年华,越来越香醇。她们大声地说,肆意地笑,已经没有什么可以阻止她们做
最真实的自己。小孩在巷子里跑来跑去,玩着他们的游戏。

  飞就住在老巷子里一个古旧的院子内,有圆型的院门,有供祖先的厅房。院子里是一间间的房子,她家住着其中的两间,都很窄小。一间用木板隔断,外
面是客厅,她父母住在里面。另一间中间挂一方布帘,飞和姐姐睡里面,外面睡着她的弟弟和妹妹。厨房在屋檐下,和别家的人互相挤着。屋檐的尽头,隔个小间,
装个简陋的木板,那是冲凉房。院子里有个厕所,用的人多经常排队,所以每家的床底都有一个痰盂,以备方便之用。
  去飞家要走过长长的巷子。巷子弯弯曲曲,幽深窄长,麻石板干干净净,小草在墙角的缝隙里探出头,为这灰白黑的巷子平添一丝新趣。飞带着我从马路上钻进一条小巷,再转入另一条小巷,又再转入另一条小巷,转得我头晕,以致我没办法一个人找到她的家。
  很多老房子的院墙上都有豁口,我们找到一个,爬上院墙,爬上屋顶,瓦片在我们的脚下发出咔咔的声响,扬起小小的灰尘。开始时我们还很怕把残旧的
瓦片踩破,久了发现这些看似弱不禁风的瓦片们其实很坚固,于是,我们便放心大胆在上面跑来跑去的,从一座院墙翻到另一座院墙,然后坐在最高的那座屋脊上,
看脚下灰蒙蒙的老房子和若隐若现蜘蛛网一般的巷道。
  那些古老的院子,古老的麻石板小巷,收藏着岁月的痕迹,收藏着生活中的故事,也收藏着很多扑朔迷离的传说。
  我们有各种关于小巷里或真或假的传说,有人的、有妖的、有魔的、有鬼的、有美好的、有丑陋的……我们去印证这些传说的真实性,询问身边的人群,去那些发生故事的地方探秘……
  巷子其实很寂寞,老人和小孩是我们臆想出来的情境,只在比较大的巷子里出现,小巷里基本上只有风陪着转来转去地捉迷藏,久了,也倦了,便在阴凉
处,舒舒服服地打个盹。我和飞最喜欢钻进那些无人的小巷里,巷子窄小,两边的院墙高高的,把光线都挡在了外面,只有窄窄的一丝光,在头顶漏下来。我们喜欢
这种清冷的感觉,仿佛这个世界上只有我们两个,我们在大大小小的巷子里转来转去,把自己转晕,转迷路。
  那是城市的老区,很大的一片老房子,房子与房子之间,是细细小小的巷道,蜘蛛网一般,纵横交错。我们在小巷里游走,不断发现新的小巷,不断把走
过的小巷忘记。有时我们会在走过的院门或是花格窗上,别上一朵小小的花儿,期望带给里面的人一丝春意;我们也曾写了很多纸条,撒在到达的巷口,期望那些纸
条能带着漂流瓶的祝愿;我们还曾站在巷口大声喊一个名字,看有没有这个名字的人出来,问说:你是?然后我们回:你是……我们做着各种奇奇怪怪的事情,直到
在巷子里捡到了西子。
  一直相信西子的出现是上天早已经注定好的事情,否则,我和飞会一直在这片老巷子里游荡,不会知道尽头有多远。
  那天我们偶尔路过,西子站在巷口,左右顾盼,他找不到出去的方向。
  我们是乐于助人的好孩子,带着他往外走,在蜘蛛网里转悠着。但转着转着,我们把自己也转晕了,仿佛一直在一条一模一样的巷子里走着,连院墙边的
小水沟都长得差不多。眼看着天黑下来,小巷里显得很阴暗,有邪恶的气息传来,关于老屋子里狐与妖与鬼怪的传说一个接一个在我的脑海中展开。我开始害怕,飞
紧拉着我的手,她的手心里也都是湿湿的汗。这个时候,倒是西子,自告奋勇地摸索方向,把我们带出了迷宫。
  后来我们再去那条巷子,却很轻易地走了出来,我们就说西子身上有特别的气息,引发了异度空间的气场,把我们困在了里面才导致辨不清方向。但就因为这次迷路,我们和西子,成了巷子里的三剑客。
  西子那时大学刚毕业,在一个单位里实习,因为想过独立的生活,他找朋友借了一间房子,搬到了这片老区深处的一条小巷里。说那是一条小小巷,实在
是因为它太小了,小得刚刚好容一个人走过去,多一点空隙都没有,站在它面前,有喘不过气的压迫感。可是穿过那条羊肠般细小的巷道,眼前忽然就一亮,小巷的
尽头是一片空地,被挤在古旧的院墙中,种着各种各样的植物,绿油油地点缀成这个灰白旧房区里的一个桃花源。
  很喜欢西子租住的房子,我和飞有事没事就往他那里跑,坐在吱呀作响的藤椅上,欣赏着那些叫不出名字的植物。这片房子的人很多都搬走了,四周安静
得连墙角的小虫都压低了声音,我们或者吱吱喳喳争执个不停,或者一句话也不说,各自静静地品自己的心事,或者排成一列,蹲在进来的那条小小巷里,仰望头顶
的一线天,感受那种压抑的感觉。
  西子说我和飞是两个精灵,张着五彩的翅膀在泼墨般黑白渲染的巷子里飞来飞去,而他是一座被遗忘在巷子尽头的老房子,等待着我们在他的墙头歇息。
  其实,西子对这片老区很熟悉,他有很多住在老区里的小伙伴,从小就在这些小巷里追逐奔跑流窜,对每一条小巷不说了如指掌,但也八九不离十了。当我们自以为耍弄了他的时候,却原来,是我们乖乖地跑入了他的圈套。
  原以为我们能这样一直到天荒地老,但狗血的人生总有狗血的故事情节,我们也不例外。这个狗血的故事很恶俗,就是我发现自己喜欢上了西子,在我正各种纠结的时候,却在飞的钱包里看到了西子的照片。
  飞会睁着无辜的眼睛很可爱地拍着我的肩膀向西子夸张地推介着我的各种好,然后幽幽地说这么好的人哪里找去。西子就笑,我就涨红了脸。如果我没有
看到飞的钱包里西子的照片,我会一直在谎言里甜蜜下去。我知道了真相,飞再说时,我便看到里面有多少戏弄的味道,我也看到了她与西子目光交换时那些意味深
长的笑。那一刻,我便觉得自己傻瓜一般。我们还是会一起在巷子里钻来钻去,但巷子里的空气正一点点变得暧昧起来了。
  后来,西子正式上班,搬出了小巷。再后来,飞家也搬出了小巷,搬进了新区的楼房。我从未在小巷里住过,却无比依恋着小巷。可是我不再约他们,我
会自己信步走入一条小巷里,在一条接一条的小巷中缓慢走过。更多的时候,我会去西子曾经住过的那个房子。藤椅还在,虽然越来越破旧,四周的花草越长越茂
盛,大有把整个空间都吞并掉的气势。我蹲在那条细小的巷子中,抱着双膝,发着呆,一动不动。
  老区在经历了保护与否的争议之后,没有获得任何定论,但挖土机已经轰隆隆开了进去,像一只大嘴怪兽,一口口吞吃着那些深深浅浅的巷子,吞吃着那些被风雨侵蚀了带着历史厚重感的老房子。
  背着相机去了老区,想把那些曾经走过曾经留下生活印记的地方存留下来。我随意从马路拐进一条巷内,惊讶地发现,靠着马路的,就是飞家曾经住过的院子。去她家的路,根本不必绕那么多的巷子。原来从一开始,这些巷子就给了我一个魔咒。
  那天,我一张照片都没有拍,一整天,我从一条条小巷里走过,天黑时我钻出了小巷,看着这一片被黑暗一点点吞没的老房子,即将在这个城市里消失。而我生命里最美好的时光,也在这些巷子里流淌,然后被岁月一点点吮吸干净。

有关老街的唯美心情句子 描写老巷子的精美语句

用来形容“旧城”、“古城”、“小城”、“老街”的词语跟句子有哪些?

用来形容“旧城”、“古城”、“小城”、“老街”的句子具体如下:

田野静悄悄的,远远近近的村舍,开始出现了一两盏如豆的小灯,怯生生地闪烁着。

水乡的河,密得像蛛网,圆圆的石拱桥,多得像雨后的水泡。

蒲公英托着一朵朵小小的金色花儿,好像在礼赞这水乡的春天。

乡间小路,弯弯曲曲,像顽皮的孩子在捉弄人,不时露出一点点踪影,不时又隐没了。 家乡的河流,纵横交错,密如蛛网,可称得上是东方的威尼斯。

金翅雀唱着、跳跃着,有时也扑打着,像一群不知疲倦的孩子,给这幽静的山村更增添了情趣。

圆月像一盏巨大的天灯,把山乡映照得像个透明的水晶世界。 溶溶的月光,奶水一样透过伞状的洋槐树枝桠,洒在山村泥墙小院里。

村子的上空升起袅袅炊烟,好像一个个身穿白纱的少女在翩翩起舞,在夕阳的照耀下婀娜多姿。 熙(xī)熙攘(rǎng)攘、川流不息的大街上,人声鼎沸,像一锅沸腾的水。 宽阔的街道像一条条输送带,把人们送向四面八方。

大风过去,街上的幌子、小摊与行人,仿佛都被风卷了走,全不见了,只剩下柳枝随着风狂舞。 风越刮越大,大街上的行人,身上、脸上落满了黑土,像刚由地下钻出来。

那条小巷像条游蛇似的,蜿蜒在一排高楼和一片居住区的中间。

小巷那儿没有花,也没有树,枯焦焦的,干巴巴的,蒙着一层厚厚的灰尘,就像一条干涸(hé)了的小河。

苏州的小巷是饶有风味的,它整洁幽深,曲折多变,巷中都用弹石铺路,春天没有灰沙,夏日阵雨刚过,便能穿布鞋而不湿脚。 我爱那平凡的小巷,我熟悉它的每一处小角落,熟悉它的每一块青砖,砖上的每一道裂纹。

五光十色的灯光照在马路上,像镶嵌了一串美丽的珍珠,过路行人的身上仿佛都披上了漂亮的彩衣。 明亮的街灯与天上的群星遥相辉映,整个街市都沉浸在一片珠光宝气之中,炫人眼目。

沿着大道向远看,一盏盏路灯雪亮雪亮,像是一条前不见头、后不见尾的火龙。

远远近近的路灯已经亮了,起先像一个暗红的水果盘,渐渐变成了明晃晃的大银球。

马路两侧的街灯亮了,远远看去,像一条波光闪烁的长河。 那圆球状的街灯,像是一颗颗放大了几万倍的珍珠;它们结集在一起的时候,又很像一串葡萄 那一根根灯柱上高擎着一盏盏球灯,像盛开着一朵朵红荷。

向远处伸展的两排明光闪闪的街灯,活像是蜿蜒飞舞的火龙。

相距很远的路灯,投下一束束光圈,雪花像萤火虫似的在灯光下飞舞着。

一两点没精打采的灯光,仿佛是瞌睡人的眼睛。

街上的路灯发射出昏暗的红色的电光,活像那些醉鬼醉汉的一对红眼,一闪一闪地在望着他。

路面铺着枣子般大小的石子,白的、黄的、暗红的、五颜六色,像一条无尽头的彩带。一条曲折的石板路,鸡肠子似的盘在山湾河边。 在那层通往湖边的小路上,落了一层树叶,斑斑点点,就像一条花皮蛇。

宽阔的马路上样式繁多的汽车穿梭来往,像一条彩色的河在流动。

求关于桥,老街,古屋等的好句子,传说故事,诗词歌词等

西泠桥与长桥、断桥并称为西湖三大情人桥.  

西湖的桥都不太长,造型也说不上有什么特别之处,但放到沿湖长了有一定年份的法国梧桐中间却是刚刚好,看起来格外舒服。西冷桥也不例外。

孤山朝北里湖一侧,在与北山路交接的地带,有着很大一块草坪,冬日的下午,有很多人都坐有在阳光照射得到的草地上打牌喝茶。过了门口树起一颗大印章的西冷印社,就到了西冷桥。

大约是年前,在某个春暖花开的日子,一位坐在油壁车里的曼妙女子,就在这里轻轻撩开了车上的帘上,或者根本就没有帘子,然后看到了一位骑着青骢马的翩翩佳公子。爱情就这样在垂柳依依的西湖边上发生。

西斜的阳光掠过宽阔的水面,照射到了西冷桥头的慕才亭里。远远就看到一位女导游在亭子边上比划着手势,旁边是一个十来人的旅游团队,不想走近后,讲解却已经结束。我只有坐在亭子里,一个人望着西湖,然后想象着这样可能的一幕。

苏小小,南齐钱糖人,聪慧美丽,虽为歌伎,但自知自爱。这是生活在多年后,用观光电车代替了油壁车与青骢马的人们对她所做的简短评介,就刻在了亭子边的石碑上。

依正常看来,对于从小就父母双亡,没有兄弟姐妹的女儿家再加上社会地位低微来说,似乎决定了苏小小不可能过上一个正常人的生活,更遑论爱情。

然而在西湖的天地里,苏小小却是特立独行,活得那样热烈。像她憧憬中的爱情的到来,就是她在西湖边上坐“自驾车”游玩时遇上的。

“妾乘油壁车,郎骑青骢马。何处结同心,西泠松柏下。”这首从六朝南陈就开始流传的《钱塘苏小小歌》,说的就是苏小小的第一段爱情。一次偶然的路遇,让她结识了阮郁,一位前来游玩的官宦子弟,然后大家就在西泠桥边苏小小家里共赋同居。

然而甜蜜的梦容易醒。这一段爱情在半年后终结,被严父招回金陵的阮郁就再也没有回来。不过苏小小却没有过度的悲伤,西湖的湖山正是她排解心中块垒的最好所在。

为苏小小筑坟的,是她在西湖边上遇到的第二个男人,曾经落魄的书生鲍仁,他后来在她赠银数百两后得以进京赶考。然而同样去如黄鹤。而苏小小依旧乘坐着油壁车,徜徉在西湖的山水间,直到某天偶感风寒,在最青春的22岁辞世。这时候,已经做了滑州刺史的鲍仁,才突然冒了出来,哭了一场,然后在西泠桥边择地造墓。

苏小小的可叹之处,在于她看破了缘分的起灭,对待逝去的爱情,视之若天上的风月流云一样自然,而不是过于介怀伤身。加上她慧眼识英才,救人于贫困的品德,自然受到了多年来士子,还有人们的推崇。甚至,在她死后的几百年,宋代有个叫司马才仲的人,还在洛阳梦见苏小小为他唱歌,最后痴情的他还不远千里,前来寻梦西湖。

后人在西湖边上,为苏小小筑起了一座“慕才亭”。今天向着西泠桥的这边,悬挂着一副对联,“湖山此地曾埋玉,风月其人可铸金”。这湖山金玉,倒是绝佳的配搭,也算是对这位倜傥而善良的佳人的最好纪念。

今天的人们,把死后双双化蝶的梁山伯祝英台的纪念,放在了位于西湖东南的万松岭上。据说当年梁祝的三年同窗,就是在万松书院,在可以远眺西湖的万松岭上,今天还专门建起了一处梁祝读书处。

如果梁祝真的曾经在万松书院求学,那端的是好。因为你到今天修葺一新的书院去看看,从入山门开始,散布两旁的塑像,就是曾经在这座书院里开坛授课,或者给书院以影响的老师们:提倡“不凭注疏而新圣人之经,不凭今之法令而新天下之法”的张载,主张“知先行后”的程颢程颐兄弟,主张“性灵”、深谙厨道的袁枚,还有南宋大儒朱熹,等等。

可是,在这些名师的管教之下,祝英台和梁山伯的爱情究竟何时生发?是在明月照松间的晚上,还是在烟波罩沙堤的白天?万松书院的梁祝读书处,安在了毓秀阁里。一个独立的院落,立有一块书着“独立石卓尔”的大石头。一楼有梁祝寒窗共读的塑像。

院外不远处,还新建有一处双照井,原址在城中,为十八相送的场景之一。那时候,英台指着井中的倒影对山伯说:一男一女笑盈盈。还蒙在鼓里的山伯恼道:你怎能将我比女人?!

由万松岭往西湖边上走,寻到梁祝当年相送的长桥,不过却是沿湖的短短一截,今天成了车流滚滚的马路的一部分,如果没有人指点,实在难以辨认。倒是在离长桥不远,在长桥公园的西湖边上,新修了两孔双投桥,据说是为了纪念南宋时候另一对欲爱不能而殉情跳湖的女青年陶师儿与书生王宣教。

在许多人看来,一帆风顺的情事,虽然是再好不过,但是没有了惊心动魄,多少总会让人觉得遗憾。爱情的浪漫与极致之美,就在于中间的磨难和阻滞。因为家世,因为出身,因为俗世的种种压力,两个人似乎不可能在一起。但当一切阻碍扫清,经历了磨难的有情人终成眷属,这样得来的爱情会更加的甜美。

然而,世事并不全是这样的如人所愿,在真实的爱情中,有情人往往都囿于现实中的更多因素,最后不得不劳燕分飞。这样的事情,自古而来,比比皆是。所以,如果说是梁山伯祝英台的双双化蝶是心酸的浪漫,那么双投桥下的湖水“新开两朵玉芙蓉”,则是情之所至的极端举措。今天走过长桥和双投桥的人们,除了凭湖扼腕之外,倒是可以想想,爱需要勇气,但是在阻滞出现的时候,更应该让爱在此生继续。
只有百十来米长的断桥是一座独孔环洞桥,位处白堤东北端,一头紧接着北山路,跨过马路就是风景不错的宝石山。从这里沿着白堤往西南一直走下去,还可以直抵整个西湖里文化意味最为浓厚的孤山。这座在唐代得名但从来就未曾断过的桥梁,就是民间神话《白蛇传》里白娘子与许仙相逢的地方。

那些双双对对的情人们,脚步也像流水一样来去匆匆。在断桥上,我看到一对身着校服、手拉着手的学生情侣,他们嘴里一边齐声哼唱着“九百九十九朵玫瑰”,一边往白堤方向走。

跨在水中央的断桥,隔着两边湖水,南边的西湖水面宽阔,远岸尽处是繁华的都市的剪影。北边的北里湖水面窄小,则映着一列小山和湖堤边上的树木。有许多人站在桥中央留影。如果遇上天气晴好,并且角度选择得当的话,那么在向北的这边拍出来的照片上,就很可能会出现两座保塔,一座翘立山顶,一座则倒插在如镜的水面上,中间,则间杂着两列相仿的法国梧桐。

桥东头靠近北里湖的这一侧,有一处带着水榭的御碑亭,中间立有一块写着“断桥残雪”的石碑。水榭下边,在靠北山路的湖里边,辟有几十亩的荷花池。可惜这个时节,接天莲叶早已不见踪影,曾经挺立的枝干也已衰败,三艘小船上,几位工人正用竹篙将这些残枝败茎打捞上船。

“断桥残雪”是西湖旧十景之一,不过这样的天气显然无法看到古人最为推崇的西湖雪景。坐在断桥东头的水榭里,翻开明末文人张岱的《西湖梦寻》,便有这一句经典的描述,“天与云、与山、与水,上下一白。湖上影子,惟长堤一痕,湖心亭一点,与余舟一芥,舟中人两三粒而已”,约略想象得出几百年前的西湖上,白茫茫天地间,惟余二三物的景致来,一种寂寥的感觉油然而生。

想来,白素贞与许仙的青春相逢,肯定不会是在冬天时分。至少,在关于他们的传说中,就有着一件非常重要的爱情道具———雨伞,正是在这一借一还的过程中,带出了一段惊天动地的爱情来。比较合适的,应该是在桃红柳绿的春天或者荷花映日的夏季,至少在万物欣然向上的季节,感情都会比往常来得热烈。否则,即使是化作了美人的白蛇,在礼教森严的古代,诸如男女授受不亲之类的禁律,也会使人,至少是许仙望而却步。

在宗法森严的封建社会,白素贞和许仙的爱情怎么看都是一个不能完成的任务,何况中间还隔着一个代表着封建纲常的法海。那些年代的人们啊,就是因为这个,多少萌动在心底的爱情,最终也只能是让它在眼波的余光中黯然消失。

但千百年来,人们对爱情的向往从来都是相通的,再多的棍棒打压与桎梏封锁,也无法阻挡爱情的勃然生发。只不过,限于记叙的历史局限,我们只能从白娘子与许仙的传说,以及后来流传于世的话本、戏剧中,由塔倒人团圆的结局看到了人们对爱情的尊重,以及维护美好的愿望。

所以,也就有了这样一个版本,据说到西湖边游玩的百姓,因为痛恨法海,并且试图搭救敢爱敢做的白娘子,每每去到雷峰塔下,都会抽走塔基下边的一块砖。累年以下,最终导致了象征着封建压迫的雷峰塔的轰然坍塌。

站在今天的断桥上,往西南边的湖水尽处看去,一座巍然耸立的宝塔高出了西湖边上的一溜小山,那就是今天新修起来的雷峰塔,站在上面,可以俯瞰到西湖的全景。

参考资料: ://shenghuotuya.blogchina/996.html

相关专题: 老街 旧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