姑获鸟小说经典句子 《姑获鸟》的小说简介,全面的

心理复惊悚,一个心理医生拯救制一个人格分裂的年轻女画家,采用佛洛伊德式观点为她化解一个个心理问题,却不自觉地被卷入感情漩涡,唤起自己内心深处潜伏已久的心理梦魇,最终被吞没生死一线;爱情,两个女子爱的太深,像天使一般纯洁,却被伤的粉身碎骨,化身为种种身份,向所有伤害过自己的人复仇,最后却要为自己的执念付出代价,自寻救赎,偏执的“恨”里面无法抽离的是深入骨髓的爱;最后是神幻,中国古代神话中的凄厉哀绝的姑获鸟形象多次在影片中以大唐的华丽背景,华丽生辉的红色与凄凉的白交替出现,与女主人公的形象不断重叠呼应,最后在高潮段落汇集,古代与现代女子同样无望的爱。

姑获鸟小说经典句子 《姑获鸟》的小说简介,全面的

求姽婳的惊悚悬疑小说《姑获鸟》的介绍。

刚归国的医生华唯鸿邂逅失明女孩夏初,在为其催眠治疗过程中,发现她是多重人格分裂,但他却很快被她忧郁梦幻的气质深深吸引,但随着时间推移,华唯鸿发现自己和这个原本素不相识的神秘女孩竟有着千丝万缕的关联……乾坤听书网

《姑获鸟之夏》这本推理小说好看吗

《姑获鸟之夏》这本推理小说挺好看的

《姑获鸟之夏》是日本作家京极夏彦的处女作,也是“京极堂”系列推理小说的第一部。在这部作品中,人称“京极堂”的主人公中禅寺秋彦运用广博的民俗学知识、复杂的心理学知识,以及缜密的推理能力解开了久远寺妇产科医院发生的一系列看似不可思议的事件的真相。

内容梗概:
梅雨季节,作家关口巽来到老朋友中禅寺秋彦的家中。中禅寺秋彦是旧书商、神社宫司,并兼职替人除魔驱邪,可凭借广博的知识和三寸不烂之舌替人除去邪祟,熟人多用书店的字号“京极堂”来称呼他。关口谈起这段时间从京极堂的妹妹敦子处听来的八卦奇闻——某个女子怀胎二十个月却不生产,而孕妇的丈夫却失踪了。京极堂发现传闻中的“丈夫”正是他与关口的学长藤野牧朗。于是,京极堂叮嘱关口去找两人共同的朋友、私家侦探榎木津。巧合的是,经营妇产科医院的久远寺家族的长女凉子也到榎木津处求助,她的妹妹梗子怀胎二十个月却没有分娩的迹象,而且妹夫久远寺牧朗(藤野牧朗)早在一年半前就在宛如密室的房间中离奇失踪,她希望榎木津能找到牧朗。以“世上没有不可思议的事”为座右铭的京极堂与关口、榎木津开始调查此事。密室失踪、久孕不育、婴儿连续死亡事件、久远寺家族的诅咒,诡谲神秘的外壳中包裹的是一个忧伤无奈的故事。

人物介绍:
中禅寺秋彦(京极堂)
东京旧书店“京极堂”的店主,神社武藏晴明社的宫司,帮人除鬼驱魔的祈祷师(即阴阳师)。熟人以店名称呼他为“京极堂”。平日总穿黑衣。嗜书如命,认为是“世界上没有不有趣的书”。因为博览群书,再加上记忆力惊人,故而知识领域非常广泛,对日本民俗学特别是妖怪文化有十分深入的研究,对基督教文化、佛教文化、心理学、精神病学、物理学、政治学、社会学等也有相当程度的了解,但本人并无宗教信仰。观察力敏锐,口头禅是“这世上没有不可思议之事,只存在可能存在之物,只发生可能发生之事”。能言善道,特别喜欢长篇大论地阐述道理,而这些言语恰恰是解决案件的关键。
关口巽
靠在三流杂志上发写奇闻异事养家糊口的作家,京极堂的多年好友,常被京极堂叫做“笨蛋”,被榎木津叫做“猴子”。曾得过抑郁症,常怀有挥之不去的自卑感,意志软弱,容易受到心理暗示。
榎木津礼二郎
东京神保町玫瑰十字侦探社侦探。旧华族世家出身,榎木津子爵的次子,相貌英俊,性格天真烂漫到古怪的地步,常常把别人的名字叫错。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因为某个事故拥有了能看到别人过去的记忆的能力,因此在战后无视家族的社会地位开办了玫瑰十字侦探社。凭借能够看见他人记忆的特殊能力,与京极堂一起破除迷障。
久远寺凉子
28 岁,是久远寺菊乃与外远寺嘉亲的长女,自幼身体状况欠佳,极少出门,因此少与外人有所来往,当家中出现了一系列普通人不可想象的怪事的时候,极少出门的她毅然去寻求私人侦探的帮助。她外表苍白纤细,有一种似乎不应为“人类”所拥有的美。幼年时曾被主治医生菅野博行下药并施以性虐待,产生人格分裂。
久远寺牧朗(藤野牧朗)
久远寺梗子的丈夫,京极堂、关口巽的学长,外号“藤牧”。早年丧父,深受母亲影响。学生时代,在鬼子母节上偶遇久远寺梗子,一见倾心,请关口代为转交情书,因为写错名字和关口的失误,而与凉子密会导致其怀孕,却一直误以为交往对象是梗子,于是向久远寺夫妇求婚并按对方要求去国外留学,归国后入赘久远寺家。在德国留学期间受伤,失去性能力,婚后一心研究人工授精,对于妻子因受到冷落而搞外遇一事视而不见,后来在房间中离奇失踪。

创作背景:
京极夏彦很喜欢日式传统文化,从小就对神社、寺庙、民间传说着迷,深受日本推理小说开拓者江户川乱步、日本著名民俗学家柳田国男及妖怪漫画家水木茂的影响,热衷于妖怪研究,并涉及民族学、人类文化学等等方面。他发现推理小说的写法其实跟妖怪小说很相似。推理小说作者制造出谜案,再把这个谜案合理地解决,这与写妖怪小说的时候妖怪从形成到被驱除的经过是一样的。由此,他将二者相融合,把多年前原本打算画成漫画的故事重新改写,创作了《姑获鸟之夏》,不但继承了绫辻行人、岛田庄司以来的新本格派推理小说风格,并创造出独具特色的“妖怪型”推理小说模式。

作品主题:
《姑获鸟之夏》故事设定在介于反科学与科学之间的年代,日本正处在战后百废待兴而振奋不起来的时候,谜案发生在森林深处阴森的妇产医院,交织着战争的阴影,神秘兮兮的家族传说,“姑获鸟”、“产女”等妖怪故事,节奏紧凑,谜团四起。京极夏彦的推理,并非搜集证据找凶手,没有人会去收集指纹、毛发,匪夷所思的谜,他所钟情的、从头至尾着力描写的,正是人缺乏这样的确信。真相从一开始就摆在那里,只是相关者看不见,读者想不到。人的思维与事实之间有着奇特的关系,人被主观的情绪蒙住眼,只相信愿意相信的事,去看愿意看到的现象,比如,记忆深处藏着不愿想起的过去会令人失去判断,无法看清事实;或那些历史上人的非理性,导致曲解现实情况的坊间流言逐渐变成针对某人或某家族的民间传说,分不清是人是妖,结果产生了更多悲剧。作者籍此指出,幽微深暗的人心,才是真正要除掉的“妖怪”。
《姑获鸟之夏》的核心是驱除凭物。为了解释凉子被凭物附身的必然性,作者将人们的视线引到了整个久远寺家族的兴衰以及家族不可思议的传说上。在封闭自律的村落共同体中,表面上强调共同性和合作性,但事实上集团成员的权利和义务关系明确,集团整体利益固定,分配平均。所以贫富不均会导致其他成员的不安,唯恐自身利益缺失,从而出现仇富心理。这种认识的方向性体现在凭物信仰上,人们对富者心怀敌意却无法解释其致富的原因,最终将其归结为有某种事物附身,从而与己区分,并加以排挤,进行社会制裁。京极夏彦将日本人的这些认识融人到了小说中。久远寺家族的诅咒是主人公凉子被凭物附身的直接原因,体现出日本传统凭物传说的内容,而对于共同体内贫富不均这一社会现象的认识是凭物传说产生的基础。《姑获鸟之夏》一作围绕驱除姑获鸟这一凭物展开,凭物的三重属性和双重构造作用于人物身上,使得案情既扑朔迷离又合乎情理。这一切能够顺利铺陈则源于久远寺家族的诅咒中所体现的日本传统凭物信仰,而利害结构失衡产生的愤怒情绪的指向性是其深刻根源,也是《姑获鸟之夏》创作的源泉。

艺术特色:
京极夏彦对犯罪心理的设定和描写没有停顿于对犯罪心理的剖析,而是主动地将复杂且深刻的心理理论巧妙而通俗易懂地糅合到笔下的人物中去。《姑获鸟之夏》当中的主角——凉子的种种心理现象,受到了精神分析学说鼻祖弗洛伊德的深刻影响。作者多次利用其他人物之口来描绘凉子的美貌和气质,从而给予了凉子两种身份:一种是正常生活在人世间的“人类”的身份,而另一种则是活在另一个虚幻世界的“非人类”的身份——“姑获鸟”。随着故事进入尾声,所有迷团经由京极堂之手被一一解开,读者们也了解到久远寺凉子拥有三种人格:第一种人格为凉子本来的、最初的、周遭环境一切正常下的人格,即“凉子”; 第二种为心智完全处于动物本能的支配下,四处寻找婴儿并将之掳走的人格,即野兽般的“京子”;最后一种则是京子为求获得施加痛苦者的认同而从痛苦中解脱,只好使自己产生出一种与施加痛苦者相同的人格,也就是久远寺家族的“母亲”。“京子”、“凉子”、“母亲”这三种人格的设定,正是他将弗洛伊德的“三我”(即“本我”、“自我”以及“超我”)理论运用到作品中的意图的完美实现。
“京子”即等于“本我”,不受理性和逻辑的准则制约,也不具有任何价值、伦理和道德的因素。它只受一种愿望的支配,这也是一味地遵循快乐原则,满足本能的需要。在京子的内心之中,对小孩的渴望就是她无可替代的本能的需要,当被他人夺去自己孩子的生命后,原欲能量未能得到满足的京子无法抑制她那股在内心中难以抑制的对孩子的渴望,进而完全地丧失正常人的理智,任凭她那锐不可挡的欲念爆发,导致她在医院之中像“野兽”一般依照“快乐原则”热切地寻找婴儿。这个凭借着“野兽本能”行事的人格,不仅不顾及社会的是与非,她甚至不会像“正常人”那样去顾及他们的感情。
“母亲”等同于“超我”(集中了所有崇高的道德理念,是追求理想欲望或者高尚生活方式的主体)。父母们的不容孩子们质疑的、不容孩子们有任何辩驳空间的种种言行举止,自然而然地化为“超我”行事所凭借的“道德理念”。经受了接连十几天折磨的凉子终于藉由认同作用接受了母亲的观念,也接受了在久远寺菊乃身后的世世代代的久远寺之母的观念。这时候的凉子是京子,她将这一被久远寺家族自古以来所守护、遵守的“规矩”也就是道德理念纳入意识中进而诞生了“母亲”这个等同于“超我”的人格。她所认同的母亲久远寺菊乃的杀子行为实质上就是久远寺家的“母亲”们自古以来所尊崇、所守护的一种变相变质的“道德理念”。在凉子身上的超我的“母亲”彷佛像是无生命的机械一般奉命“执行”那个规矩———不包含任何一点人性的爱以及怜悯的关心,且事后还对梗子采取类似监视、指导和威胁的行为。
作为调节“本我”与“超我”保持平衡的润滑剂——“自我”人格的体现,当家中出现了一系列怪事的时候,“凉子”承担起了作为这个悠久家族的继承人的义务和责任,毅然去寻求私人侦探的帮助。但是藏在美丽外表下的脆弱的体质和心灵实在无法履行“自我”的职责,既不能解开现实中的谜题,挽救久远寺家族的命运,也不能避免自己身上的其他人格造成的凄凉悲剧,挽救自己那宿命的命运。
因此,发生在凉子身上的悲剧的根源,就是“自我”的极度脆弱和“本我”、“超我”不定时的急剧膨胀所造成的“心灵三我”的极度失衡,也就是“凉子”、“京子”、“母亲”这三者的不协调。“凉子”这个人格无法与“京子”以及“母亲”沟通,所以最后的结局就是人格不断地被扭曲,悲剧不断被上演。
书中的线索人物“我”(即关口巽)既不是华生那样破案机器般的侦探的陪衬,也不只是一个案件的记录者。“我”,在整个故事中,有着丰富的思想和情感,在思考着、感受着,跟读者一起处理着扑面而来的信息,又跟作者合谋对某些事知情不报,读到最后,会发现这个“我”原来是如此至关重要,影响了整个故事的走向。京极夏彦谈论的是更深层次的人的思维的问题。以“我”为代表,展现出普通人的逻辑,才给了作者讲道理的空间。

作品评价:
《姑获鸟之夏》是京极堂系列的第一部,也是最熟为人知的一部。京极夏彦仿佛故意设置了一道门槛,在第一章就安排京极堂给读者结结实实地上了一堂理论课。文中引用大量的古籍、事例来阐述了京极堂对于宗教、神秘体验、科学、意识的认知与理解。这也是为之后的几部小说打下了世界观基础。(新浪网评价)
《姑获鸟之夏》的缺点也很明显,颇有一些过场对白、装傻充愣的谈话、繁复的学说与解释可以加以精简。即使有颇具深度的道理藏在里面,513页对于除了字典的任何书来说,都有点儿太厚了。(南方都市报评价)

作品影响:
年《姑获鸟之夏》的出版在日本推理文坛引起惊叹,作者一度被誉日本“最可能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推理小说家”。《姑获鸟之夏》不但被改编为漫画,更在年被改编为同名电影,由实相寺昭雄执导,堤真一、永濑正敏、宫迫博之、阿部宽、田中丽奈等主演。

相关专题: 小说 推理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