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婚礼啦 日记 美女校花

李娟的书 经典句子

李娟的书 经典句子

李娟的书怎么样?她的哪些作品特别好,推荐一下。

都还可以

李娟的流年书简。{如果明天雪漫江城,那是我写给你的情书}求这篇文章,谁可以给我发来看

《流年书简》选自《品尝时光的味道》,这篇文字写于年,李娟简介附下,《流年书简》正文附后。
  李娟,居汉水之畔,读书写作。专栏作家。散文作品见《读者》《散文海外版》《人民日报海外版》《海燕都市美文》《黄河文学》《小品文选刊》《红豆》《朔方》《文苑》《岁月》《华夏散文》《语文报高中版》《青春美文》《中国艺术报》《西安日报》《西北电力报》《华中电力报》《西南电力报》《国家电网报》等。
  散文《春日记事(外一篇)》入选《年中国精短美文精选》。《红尘中那清寒的玉》入选《年中国精短美文精选》。《人间烟火》入选《年中国精短美文精选》。《一件衣裳一个春天》《人间烟火》入选《中国随笔年度佳作》。有散文作品录入《最阅读》《感动心灵的精美散文》《最优美的田园散文》。著有散文集《品尝时光的味道》。陕西省作协会员,中国电力作协会员,中国散文学会会员。
  “我一直觉得,她的身上有一种东方女子含蓄而典雅的美。她的美与温和,又独具一种柔韧的力量。那样的力量,是涓涓细流,从山谷中无声漫来。那样的爱,更是一种力量,如山崖上晶莹的水滴,能滴水石穿。”这一段文字让人感到,作者自小习读过的古典文学典籍仿佛成为株株绿竹,成为支撑自己的学养之木。而大量涉猎近当代名著,又使她在写作时充满品尝时光味道的快意。也许,十三代古都赋予的生命胎记,让她自觉地于时下的喧嚣之外保持淡定与从容。不经意间流露出的清傲冷寂,恰恰是她独具的一种文字手语。

  《流年书简》 李娟
  一细雪
  这个冬天,天空一直飘着细雪。我的寒江一片晶莹,地上常落着一层淡淡的薄雪。江畔的梅花开了,红梅映雪,暗香浮动。
  落雪之夜,读诗人的诗句:如果明天雪漫江城,那就是我写给你的情书。
  云中锦书,水中鱼笺,纤纤尺素,枝上花笺。这些闲雅而古典的字眼,这些优美而娴静的词语,都是用来特指书信的。自古文人写给爱人的书信,有多少种?那些美丽如天鹅羽毛般的文字,那些纯洁如白雪般的诗句,飘荡在时空与梦想之间,飘荡在天空和大地之间,飘荡在理想和现实之间。
  我一直认为,从没有写过情意绵绵的书信的一对恋人,他们的爱情是苍白而可怜的。从来没有收到过唇齿留香的情书的女子,她的爱情,就像是屋顶上的袅袅炊烟。有的,只是现实生活的烟火和踏实的温暖。
  但是,世间有哪个女子,不想要徐志摩写给小曼的《爱眉小札》中的情话:“龙,我的至爱,将来你永诀尘俗的俄顷,不能没有我在你身旁,你最后的呼吸一定得明白报告这世间,你的心是谁的,你的爱是谁的,你的灵魂是谁的。”志摩和小曼的爱情是才子佳人的爱情,有怜爱,还有呵护之爱,兄妹之爱,忘我之爱,献身之爱,狂热之爱,君子之爱。诗人徐志摩的一生,是以爱情为事业的一生。他说,我将于茫茫人海中寻找我人生之伴侣,得之,我幸。不得,我命。可是,徐志摩去世的那一年,小曼仅二十九岁。烟花一样绚丽的女子,在他远去的一刻也随之燃尽了韶华。小曼此后没有再嫁。她每天必在志摩的灵前现一束鲜花,整整三十年。
  从别后,忆相逢,几番魂梦与君同。
  后来她倾尽一生所有,出版了志摩的全集。那个时代,志摩并不是红色诗人,愿意帮他的朋友,已经不多了。唯有陆小曼一人,忍住所有的孤寂和哀愁,为他做了这件事情,她唯有以此寄托深深的相思。
  这样懂得爱情真谛的男人,如曹雪芹、纳兰性德、晏几道和徐志摩。这样情深义重的女子如陆小曼、石评梅、宋清如、许广平
  在鲁迅和许广平的《两地书》中,鲁迅亲密的称许广平叫“小刺猬”,许广平则称先生为“小白象”。我喜欢先生写给许广平的信:“这两个星期以来,我一点不颓唐,但此刻遥想着小刺猬之采办布巾之类,豫为小白象经营,实在乖得可怜,这种性质,真是怎么好呢。我应该快到上海,去管住她。”
  无情未必真豪杰。在先生犀利似剑一样的外表下,竟然也掩藏着柔情如水的一颗心。先生有她相伴,再苦寒的冬天也有着梅花的欢颜。
  爱着,就是踏雪赏梅,围炉夜话。爱着,就是江畔听涛,品茗吟诗。爱着,就是执手相看两不厌。爱着,就是一对灵魂默默的相知相许。爱着,就是身边飘拂着雪花般他寄来的云中锦书,细细读来,字字缠绵,唇齿留香。
  那些才情和深情凝结的诗句,那些泪水和欢笑凝结的词句,让他们在盈盈暗香中沉醉。
  二.青苔
  读一篇回忆鲁迅先生的文章,其中提到他的原配夫人——朱安。
  这个隐藏在鲁迅光环中的女人,一直侍奉鲁迅母亲几十年的女人,这个和老太太相敬如宾的女人,这个在鲁迅和许广平结合之后也不曾离开周家的女人。在鲁迅先生去世之后,有关人员去鲁迅先生的故居,向她寻找一些先生生前的遗物。她却说:“我也是先生的一件遗物。”
  我也是先生的一件遗物。
  读到这样的话,令我心惊。
  一种深深的悲哀和凄凉刺过心壁。那个时代,不少这样的女子淹没在江南迷蒙的烟雨中。她们没有力量反抗,出走和离去。她们像是主人家里的一件物件,一把桌椅,任流年的尘埃层层的堆积,而后,被流光抛弃,被风尘掩埋。这样的女子,渐渐老了,老成屋瓦上一片片旧的青苔。无尽的苍绿,绿得经不起岁月之手的触碰,仿佛轻轻地一握,便滴出一点点清泪来。
  三.寒江
  我一个人在江畔的时候,正是薄雾笼罩的黄昏。白蝴蝶般的细雪正踏着轻盈的舞步走来,江面静谧如梦。江水在这里开阔而苍茫。寒冬的江不是瘦江,而是烟波浩渺,恍若仙境。
  作家梭罗说,湖是大地的眼睛。我没有一面碧玉般的湖水,我却有一条清澈的汉江。我喜欢来看江水,不论是水光潋滟的,还是像此刻沉静如梦的。
  江上,有渔人荡一叶小舟,缓缓地滑向江的对岸。时光流转,仿佛一瞬间回到古代,“孤舟蓑笠翁,独钓寒江雪”,一幅淡然的水墨丹青。
  一对老人从我身边走过。她说,怎么不见江边那一对天鹅呢?傍晚的时候它们常在这里的。他们看来是常来江边散步的。
  在那!她指着远处江边的一丛芦苇说。
  芦苇丛中,一对美丽的白天鹅仰着头,一会儿优雅的脖颈相交,一会儿低头觅食,安然的相依相偎。
  曾看见一本书上说,天鹅总是一对对地觅食,一对对地相守。它们终生只有一个伴侣。若其中的一只死去,另一只也就活不了多久,它们一生不离不弃。世界上有些生灵,其实比我们人类忠贞和高贵。
  雾迷离,江不语。
  四.流年
  乐府诗歌是东汉和西汉时期在民间流传的。
  它最有魅力的,就是对于爱情炙热而率真的表达。其中《上邪》中情人对于爱情的誓言:“上邪,我欲与君相知,长命无衰绝。山无棱,江水为之竭,冬雷滚滚,天地合,乃敢与君绝!”对于爱情的宣言,是如此的果敢坚决。爱,就要爱到山无棱,天地合。这样的表白是没有理性的,但是真正的爱情从来都是狂热而勇敢的,没有算计和理智的,不是吗?
  晏几道的小山词中写给爱人的诗句:“多应不信人肠断,几夜夜寒谁共暖。欲将恩爱结来生,又恐来生缘又短。”苦苦相爱的人们,是何等的贪心和痴情?今生不能长相守,唯有长相思。今生不能长相聚,只待来生再续前缘。这样痴心痴情,如醉如痴相爱过的人,是无悔的,更是不枉此生的。
  爱情的魔力,可以穿越地域,穿越年龄,穿越时空,甚至穿越生死。
  法国作家杜拉斯写道:我已经老了,有一天,在一处公共场所的大厅里,有一个男人向我走来。他主动介绍自己,他对我说:“我认识你,永远记得你。那时候,你还很年轻,人人都说你美。现在,我是特为来告诉你,对于我来说,我觉得现在的你比年轻时候更美,那时你是年轻的女人,与你那时的面貌相比,我更爱你现在备受摧残的面容。”
  这是杜拉斯在她七十岁时创作小说的《情人》开篇中一段话。这段话,是由她口述,在雅恩•安德烈的打字机下如泉水一样涌现的。这段话,又仿佛是二十八岁的雅恩•安德烈说给年迈的杜拉斯的。
  爱她,爱她哀戚的脸上岁月的留痕。爱她,爱她苍老的脸上痛苦的皱纹。
  二十二岁的雅恩•安德烈是一名大学生,他作为杜拉斯的忠实读着,不停地给她写信,那一大箱的书信像是来自沙漠的呼喊和渴望。直到五年后的一天,暮年的杜拉斯终于给他的回信,这仿佛是回应了前世的召唤。
  蒙塔来的诗歌写道:你穿越万里长空,我为你拭去额上的冰霜。
  于是,安德烈来了,取代了书信,安德烈来到孤独苍老的杜拉斯身边。陪伴她十六年,直到她生命的尽头。
  而爱情,不是一个简单的事件,更不是一个盟约。爱情是扑向幸福方向的勇气和执著,爱情是人类精神世界最温暖的回望。他说,你在哪里,哪里就是我的家园和故乡。
  繁花飞舞,那是风儿写给春天的情书。群星坠落,那是天际写给湖水的情书。细雪飘飘,那是天空写给大地的情书。
  对于每一个人来说,总有一个人,永远是你一生的至爱。
  老去的,只是光阴。不老的,却是一对相爱的灵魂。不老的,永远是美好的文字、诗歌和爱情。

参考资料: 搜狐读书

相关专题: 的书 泰勒